April 11, 2004

[敲打鍵盤]CC - 賦予與支配的權利

很多人,尤其是住在研究單位裡、長年從事學術研究的朋友,長年沈醉在自己的世界裡,卻沒有認真想過,要怎麼說服其他人,自己的研究成果真的有其價值。

私以為,對於一個專業著作者(也就是「作者」)來說,一本書敢喊到千萬美金絕非成功;真正的成功是書裡的內容遍行世界,深植人心。資訊祇有流通纔有意義,學術僅有開放纔有價值。任何不允許他人使用、修正的論述,大抵來說對社會幾乎是毫無貢獻的。

隨著人與人的交流越來越頻繁(這一方面得歸功於人口膨脹,另一方面則是由於通訊網路的日漸發達),今日世界中絕大多數的創作,皆是奠基於前人的作品。事實上,從學術界重視參考文獻的現象就可以看出,文明乃是經由不斷地累積及衍生著作而來。

在過去的年代中,整個世界被劃分成「公領域 (Public Domain) 」與「著作權 (Copyright) 」兩塊,當妳完成任何著作之時,可以選擇放棄所有的權利,把作品交付公領域而成為公共財,或者選擇保留一切權利,成為私有著作財。這樣的二分法看似極端,至少還可以接受──妳手中仍然有選擇的權利,即便這是「全有全無」的單選題。

然而在財團以商業利益為考量的施壓下,近年來的著作權相關法規開始產生了轉變。許多國家的法律規定,當著作品完成的那一秒鐘起,該著作品就會受到著作權 (Copyright) 的「保護」。這意味著,所有相關的使用都必須先「請求許可」。

聽起來很合理嗎?顯然妳還不明白事情會變得多複雜。舉例來說,妳拍了一張照片,想當作新書的封面。這張照片上是兩個人在一座畫廊裡,於是妳得先去徵詢這兩個人的同意,可能還得請她們簽署一些文件;接下來妳發現這兩個人身上的衣服、褲子、鞋子都是不同廠牌的,所以妳還得分頭去聯絡六家服飾廠商的法律部門,請她們授權給妳,讓妳能把她們所設計的產品,放進妳新書封面的照片裡。接下來是畫廊裡展示的畫,妳發現那些畫的作者已經去世了,然而那些畫的著作權卻已經渡讓給畫家的子嗣,所以妳又得去聯絡她們並取得授權;事情還沒結束,別忘了畫廊的裝潢陳設也是一種著作作品,所以妳當然得聯絡畫廊的負責人,再次取得使用授權。

而妳祇不過想把一張照片拿來當作新書封面罷了。

事情還可以更糟。妳有個朋友,剛好在寫一本新書,向讀者解說「書本封面設計實務」;她覺得妳的新書封面實在太棒了,於是前來向妳徵詢授權。很不幸地,妳新書封面那張照片裡,所有的素材對妳來說,都祇有獲得「使用」的授權,卻沒有獲得「衍生著作」的授權。所以妳的朋友還得找到剛剛那兩個人、六家服飾廠商、畫家子嗣以及畫廊負責人,然後再一次地想辦法取得授權。

別忘了,她要寫的是一本講解書本封面的書,而妳的新書封面祇是三百個範例的其中之一罷了。

如果妳真的很嚴謹地完成一樣著作,妳會發現自己得花 90% 的時間在跟來自世界各地的律師聯絡,簽署的授權合約搞不好比妳的作品內容還要多。

有些朋友也許覺悟到這有多麼愚蠢,於是她們試著讓自己的作品變得更為開放。又一次地,相當不幸,她們發現這在現有的著作權相關法律規定下,實在是難以實現。就算妳是獨立出版,一旦妳的作品受到全世界的歡迎,妳就會發現妳所有醒著的時間都得拿來回覆像「是的,我答應妳可以拿我的作品去用」這類的電子郵件、電話、實體信件。

而事情依舊還能變得更糟,多數人並沒有辦法獨立出版,所以得把著作權暫時或永久地讓渡給出版商。就算妳的至親好友想使用妳的作品內容,都沒辦法祇打個電話給妳就好,她硬是得去跟出版商的律師斡旋。拜著作權法之賜,出版商成為唯一得利的人。(好吧,頂多再加上專門接著作權案子的律師)

這一刻,妳會感到自己竟是如此地無助。而我接下來所要告訴妳的是,真正的權利並非「保留」,而是「給予」。

就算妳有億萬存款,如果這些錢分文也不能動,那麼對妳來說就跟一無所有沒甚麼差別。同樣地,如果妳祇能保留自己作品的「一切權利」,卻沒辦法選擇性地釋出,那麼這種著作權對妳來說也就沒啥意義了。

妳也許會想授權給教育單位或非營利組織,讓她們不需特別跟妳聯絡,就能夠使用妳的作品;妳也許會想要授權給任何人使用的權利,祇要她註明這是妳的作品就行;甚至,妳不祇讓人們能夠自由使用妳的作品,還同意她們能夠以妳的作品為基礎,進行衍生創作。當妳做出這些決定時,不僅是真的在「使用權利」,更是在幫助人類文明的發展。因為要使用妳的作品的門檻變低了,所以妳的思想就更能傳遞到世界的其他角落去。

為了實現這個夢想,一個稱做「創意公園 (Creative Commons) 」的機構成立了一個稱做「創意公共園地 (Creative Commons) 」的機構成立了。她們把幾種常用的授權項目整理出來,加以組合,成為「創意公用授權條款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s) 」,然後把它們寫成嚴謹的法律條文,讓妳可以拿著這些條文上法院打官司(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話),再把他們翻譯成凡夫俗子都能看懂的文字,所以妳或者妳的讀者們就能夠清楚地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而哪些不能;最後,她們還把這些條文再次翻譯成電腦資料,讓各種電腦程式也能看懂,而曉得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不能。

為了要能讓這樣的授權方式履行世界各地,創意公園創意公共園地又開始了一個叫 iCommons 的國際化計畫,不僅祇是把這些文字內容翻譯成各國的語言,更由眾多法律專家的努力,讓這些授權條款的細則,得以用當地法律所認可的方式詮釋。換而言之,創意公用授權條款不祇讓妳重拾授予的權利,並且還保障妳在各國間穿梭無礙。

去年年底, Cory Doctorow 出版了他的第一本科幻小說《 Down and Out in the Magic Kingdom 》,這本書就以創意公用授權條款(以下簡稱 CC )授權,在網站上提供各種格式的全文,讓讀者們能夠免費下載。這本書獲選為美國娛樂週刊 (Entertainment Weekly) 「 2003 年最佳小說」的第五名,在出版後的第一個月內就被下載了七萬五千次以上,同時在書店內的銷售狀況也好得不得了,在銷售排行榜上持續領先。於是今年年初, Cory Doctorow 的第二版科幻小說《 Eastern Standard Tribe 》也使用 CC 授權出版。妳可以看到,一旦作者能夠選擇把部分的權利給予人們,其實反而是真正得利了。(事實上,有一位 Koleman 針對這件事發表了一篇論文,證實了開放的作品比封閉的作品要更有獲利機會)

史丹佛大學法律系教授 Lawrence Lessig 最近的新書《 Free Culture 》同樣地也使用了 CC ,結果網路上有人發起了「製作有聲書」的計畫,不到兩天的光景,集結世界各國的讀者,整本書的有聲書版就製作完成了。

不僅如此,由於這本書採用 CC 授權,所以中國大陸的 Issac 便發起了「 Free Culture 翻譯計畫」,要集結眾人之力,把這本書的內容翻譯成中文。這些事,都不是從前的人們所能想見的,而妳我正逢此時代,實在是太幸運了。

有了 CC ,妳將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作品的內容,而感動更多人。有了 CC ,妳的作品將不祇是一份作品,而是全人類文化的基石,能結出更多璀璨的果實。

受到這樣熱情理想的感召,於是我自己所有的作品也都開始採用 CC 授權,包括妳現在所閱讀的文字。因為我相信,藉由主動、自發的分享,纔能讓人類更團結、生活更美好。

而這種觀念,我覺得纔是所謂「資訊教育」的基礎。

所發表 | 顯示版本變更: 1.2
[創用 CC 授權條款]
CC - 賦予與支配的權利〉由 Jedi 製作,所有內容如無特別聲明,一律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 3.0 台灣版授權條款釋出。
相關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西元 2006 年:
迴響
[ 1 : 靜態鏈結 ]

這篇寫的真棒
雖然我還沒有用到這個cc 不過另一個c倒是常常用到的....ccc XD
願cc與你同在

ps.早上5點不睡覺...寫cc是在做啥??@@"

由 志遠 發表於 April 11, 2004 08:51 PM
[ 2 : 靜態鏈結 ]

這樣對作者和讀者是好的,
(不過前提可能是作者除了創作之外還有其他穩定的收入才行)
對知識的演進也是好的。

可是要是所有暢銷作者都這麼做的話,那出版社不都要關門大吉了?

WilLiao 發表於 April 11, 2004 10:32 PM
[ 3 : 靜態鏈結 ]

並不會呢。上面提到過有一篇論文指出,這麼做之後,銷售量反而會增加(很意外嗎?)

Jedi 發表於 April 11, 2004 10:39 PM
[ 4 : 靜態鏈結 ]

老實說,對於寄望以"生產內容"為主要獲利來源的個人或單位來說,應該不會採用CC吧。
以書籍出版來說,預付版費和以印製量計算的版權費收入,或許以Jedi所舉的銷售量例子來說,都還可以接受;
但是不要忽略了,事實上因為"多方競爭"而產生的"溢價",才是版權交易的重點;如果對於內容生產者來說,內容已經獲得了某種程度的重視或認知,出版社是必須競爭才能獲得的,而這個競爭的實質,就是"金錢"的多寡,當然,這就是資本市場的常態。
如果內容生產者的目標是"分享"或是"推廣",CC可以被接受;如果內容生產者的目標是"獲利"或是"賺取溫飽",可能還是得選擇"保留版權"以及"讓這份版權賺取最大的利益"吧?

由 Bill 發表於 April 13, 2004 03:29 AM
[ 5 : 靜態鏈結 ]

顯然妳對 CC 還不彀瞭解,所以纔會有這份疑慮。

我可以從多個角度來回答妳這個問題。首先, CC 的精要在於「著作者有選擇的權利」,所以 CC 不是一種特定的授權協議內容,而是一整組的、可以自由選擇搭配的授權方案。舉例來說,妳可以選擇 CC:NC (創意公用非商授權條款),來禁止一切未經授權的商業使用。或者,妳也可以選擇 CC:FC ,這樣妳就可以保有完整的著作權一定的年限(這個年限妳可以自己設定),並且保證年限到達後,這份作品就一定可以進入公領域 (Public Domain) ,而不會受到其他外力干涉。

這些都是 CC 與妳所熟知的 Copyright 接軌的方式。

第二,使用 CC 的時候,尤其是當妳選擇比較自由開放的 CC 時,整個經營方式與獲利模式當然會跟傳統仰賴 Copyright 的獲利模式有所不同,所以當妳直接把傳統的經營方法套上 CC 時,就會想不透為什麼這樣真的能夠獲利。因為這時候,錢並不是這樣賺的。

真的,用 CC 並不會讓妳餓死。開放與自由並不會讓妳貧困。

第三,妳當然可以崇尚資本主義最高指導原則;但是我是那種覺得如果沒有了靈魂,肉體的長壽也毫無意義的那種人。

這是複雜的信仰問題,而我祇是在試著讓妳明白,我相信些甚麼。

Jedi 發表於 April 13, 2004 09:12 AM
[ 6 : 靜態鏈結 ]

再補充一下, CC 說的是「保留部分權利」,而作者可以選擇哪些要保留、哪些要釋出。 Copyright 是「保留一切權利」,但是作者一個不小心,這「一切權利」就會交到出版商手上。另一個極端是 Public Domain 「放棄一切權利」。

我想 Bill 大概是把 CC 跟 PD 弄混了。

Jedi 發表於 April 13, 2004 10:03 AM
[ 7 : 靜態鏈結 ]

自由軟體的理念被發揚了 :)

由 疑問 發表於 April 13, 2004 10:26 AM
[ 8 : 靜態鏈結 ]

感謝Jedi的釋疑,好像對CC的運作方式比較有概念了:)
過去的"著作權"法令與規定,的確是站在一個"完全保護"的基礎上,其他的都必須依賴商務合約來規範,依據您的解說,CC似乎給予了創作者一個標準化、已規格化的多元授權方案,這是好的。
當然,因為基於資本、商務最大利益的授權機制(公司、制度或是合約),是目前的常態,要如何讓生產者得以了解、適當運用CC,想來就是Jedi您大力推動CC觀念的緣由了!
感謝您!

由 Bill 發表於 April 13, 2004 02:54 PM
[ 9 : 靜態鏈結 ]

拍拍手。很Jedi風的文章。

不過其中一句話有點容易被誤解:(事實上,有一位 Koleman 針對這件事發表了一篇論文,證實了開放的作品比封閉的作品要更有獲利機會)

我讀這句話的時候,以為Koleman這篇文章是在分析Doctorow這本小說的市場狀況,但是剛剛稍微瀏覽一下,這篇文章似乎都是在分析音樂市場,沒提到Doctorow(而且作者是兩個人)。這時候我才知道你所謂的「這件事」是指「著作權開放」。

沒事,提一下意見,順便打聲招呼。


由 dora 發表於 April 19, 2004 12:31 PM
[ 10 : 靜態鏈結 ]

忽然很好奇能寫出這樣一篇文章的人是否真有本事實踐這篇文章中的著作權... MTBook.net 的 Layout 怎來的 ?

由 不長眼 發表於 April 28, 2004 06:24 PM
[ 11 : 靜態鏈結 ]

我從 Eric Meyer 那邊拿來的。當然我有寫信問過他了,他不反對。

這件事我當時也有提到,請見「 Movable Type 完全手冊:所有的消息

Jedi 發表於 April 28, 2004 07:31 PM
[ 12 : 靜態鏈結 ]

另,這一篇文章不是在講「著作權 (Copyright) 」啊,而是在講「創意公用授權條款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s) 」。閣下可能漏失了我的重點了。

Jedi 發表於 April 28, 2004 07:42 PM
[ 13 : 靜態鏈結 ]

沒想到有cc這種東西

看完此文
腦中浮現[施比受更有福]的字樣...

題外話,
凌晨五點發此文...
作者似乎也是夜貓一族

hikawac 發表於 July 21, 2005 04:41 PM
給我迴響吧!
個人資訊








是否記住個人資訊?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迴響





Jedi.org: 部落格 | Weblog | 三太子 | 討論 | 網頁親和力 | 深入親和力 | 簡報原力:AV | 履歷 | @ | Flickr | tumblr | NS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