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餘瑣碎] 為什麼是「妳」?

這些日子來,最多人想問我的問題,大概就是為什麼我鮮少用人部的「你」,而慣用女部的「妳」了。

其實這大概是這幾年纔有的,我不論在翻譯、寫作、甚至書信中,除非有特別的用意與目的,否則都把女部的「妳」當作是預設的第二人稱代名詞。而我有許多的理由,選擇了要這麼做,且聽我試著加以解釋。

第一個原因,是我真的預設要寫給女孩子看。許多人寫作的時候,大概是不特別預期讀者的性別,或者預期讀者們比較可能是男性──尤其在資訊相關的領域裏,大概有不少人會直覺地把「工程師」跟「男性」聯想在一起吧。

雖然我自己,在生理上,是不折不扣的男性,但是從小到大我卻很少能真正認同多數男性同儕的觀點或想法──當然我不是說完全不認同,而是總覺得有點格格不入,在某些習慣、興趣嗜好、批判、價值觀等,覺得不能苟同許多男性的一相情願;反倒是跟女孩子相處的時候自在得多,也因此有為數不少的手帕交。同樣地,就我能認知到的範圍來說,能夠理解我(或者祇是「比較不會誤會我」)的女孩子,也比男孩子要來得多。

就因為這樣的原因及成長過程,所以我在公開書寫時,總會抱著「這是要寫給女孩子們看的東西」的心態。是啊,我很自私地以為會仔細閱讀我的文字的女生會比男生多;我坦承這是我一己之偏見,所以我私自為之,卻從來沒有鼓吹其他人也該比較辦理。(這實在是廢話連篇,我哪有甚麼權力要別人比照辦理嘛)

上述的原因祇是初步的動機,接下來我變本加厲地把女部的「妳」當作非指稱特定性別的第二人稱代名詞用。我想跳過連我自己都不清楚的社會學論述,直接說說我的想法。基本上我相信人人皆有雙性戀的潛質,表現於外的性向其實祇是剛好都是某一個性別的人的特質吸引著妳罷了;同樣地我也認為,人人皆具兩性特質。其中男性特質因陽剛外顯而容易被注意到,反之女性特質的部分陰柔潛沈,也許連本人都沒能發掘出來。

女性主義社會學家 Donna Haraway 曾在她的著作《 Simians, Cyborgs and Women: The Reinvention of Nature 》裏提出了著名的 Cyborg 宣言, Cyborg 正在衝擊著傳統「人」的認知──「人」與「非人」的界線正在模糊,我們正在演化,成為更龐大的有機混合體。而在這個過程中,機械、其他生物、乃至於女人,都已逐漸成為我們自身所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扯遠了,總之再一次地,基於這個自私的理由,所以我用了女部的「妳」,期盼所有讀者(不分性別)的內在女性特質能被喚醒。這並不是為了甚麼兩性平等的理由,而是在實踐我所認知的 Cyborg

雖然我如此偏頗地做了上述的決定,但是並不意味著我有多麼蠻橫專制;我所翻譯的文件也好、程式也好,工作用的源檔都是公開給任何人下載的。這些檔案多半是純文字格式的東西,任何人如果不滿我的用字遣詞,大可逕自下載這些檔案,然後用任何純文字編輯器內建的「全域代換」功能,瞬間把用語變更成自己的習慣。

翻譯或寫作,本來就是一種詮釋世界的手段,更是在實踐自身價值觀的行為。有的人看不懂原文就胡亂編湊,也有人是字字句句斤斤計較;我很歡迎人們來指點我更好的譯法,但是在「妳」這一點上,且允許我如此抉擇,做為個人意志的延伸、如浮水印般嵌入我的作品裏吧。(畢竟,我也沒有阻止任何人拿掉這樣的標誌)

jed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