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0, 2007

傳送至 Kindle
互動式隨選列印/另存成 PDF

[敲打鍵盤]線上遊戲的邊界

這一篇是我給數位文化誌的文章,於 2007/09/06 刊登在 http://mag.udn.com/mag/dc/storypage.jsp?f_MAIN_ID=1&f_SUB_ID=10&f_ART_ID=82084 。請注意,這一篇文章並不授權各位讀者任意作為商業使用。

線上遊戲的邊界

日前甫有青少年因被禁玩線上遊戲,遂而自殺的新聞。在這則新聞中,值得注意的是普羅大眾對於「線上遊戲」的看法,並不出人意料之外地,仍帶著污名。

這樣的觀點,或許是受到了「課本上寫的纔是知識」的思維影響,而將一切會剝奪「閱讀課本」時間的活動,視為邪門歪道所致。即便在所謂的五育並重、全人教育講了這麼多年之後,事情仍然沒有太大的改善;跟「娛樂」沾得上邊的東西,在各個領域幾乎都不會被跟生產力或建設性聯想在一起。

2005 年時,在魔獸世界 (World of WarCarft, WoW) 上發生了一起瘟疫──一個叫做 Corrupted Blood 的新魔法,因為具有傳染病的特性,而被意外地傳出了原本遊戲公司 Blizzard 所預期控制的區域,造成整個魔獸世界的重大疫情,以及嚴重的社會動盪。諷刺的是,魔獸世界是一個設定在中古世紀平行世界背景的遊戲,而這正是中古世紀會發生的狀況。

這件事乍看之下跟我們沒有甚麼關係。魔獸世界不是現實世界,Corrupted Blood 不會感染現實世界的人(或動物),魔獸世界中的人物死亡也跟真實世界中的死亡有所不同。但是,傳染病學專家們卻從這麼一場虛擬瘟疫當中,發現了以往疾病傳染模型中,一直被疏忽的傳染途徑及相關因素。在他們所從事的「正經」學術研究中,認定了真實世界中的人與魔獸世界中的角色有著緊密的羈絆,使得魔獸世界的社會現象、個體活動等,都足以反映真實世界;也因此,這些學者後來就開始跟 Blizzard 公司合作,利用所謂的線上遊戲,來進行在真實世界中會因為倫理因素而無法施行的傳染病學研究。

但是線上遊戲跟現實世界的聯繫,並不是只有作為被觀察的白老鼠籠而已。今年八月,另一個知名的線上遊戲 Second Life 出現了首度的擠領風暴,一家叫 Ginko Financial 的銀行因此被迫終止營運,將所有的玩家存款轉為永續債券。是誰說虛擬世界沒有風險呢?

就跟多數網際網路服務──IRC、IM(即時傳訊如 MSN Messenger 或 Skype 等)、電子郵件、BBS、新聞群組、討論區、部落格、圍紀──一樣,絕大多數的線上遊戲都包含了社交功能,從最簡單的傳訊、聊天室,乃至於各種(虛擬的)肢體動作跟複雜的社群功能,都是為了社交而存在。從最單純的線上麻將、線上象棋、線上五子棋……以來,皆是如此。「玩遊戲」成了一種手段,真正的目的則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藉由共同的興趣、話題、環境、事件,人們期待找到能信賴、能交往的對象。

在這個前提之上,Second Life 更進一步地把真實世界接到虛擬世界中。網頁瀏覽器成為操作 Second Life 的介面之一,攝錄影裝備、麥克風等能把「外面」的聲音影像傳到「裡面」去,各種建築、設施(博物館、圖書館、實驗室、學校、醫院等)不僅在地理及建築上重現了真實世界,更重要的是在空間氛圍、人際互動上,也或多或少地體現了真實世界的面貌,並且連貨幣都能夠互相流通、兌換。

此刻的我們,或許很難想像會有人花錢買電腦,裝上 3D 顯示卡,租用快速的網路,只是為了能夠登入 Second Life 之後傳送到某一間圖書館,向館員詢問藏書然後把書拿到閱覽區閱讀。我們大可用圖書館的網頁來查詢藏書,大可散步到附近的社區圖書館借那本書,為什麼要在一個線上遊戲做這件事?因為,嘿,沒有別的方法可以讓你同時享受「在圖書館」找書、看書的樂趣,又不用擔心會吵到其他人了。意思就是說,你真的可以在一層又一層的書櫃間奔跑、遨翔,找出令你感興趣的書,隨意地翻閱或謹慎地逐字閱讀,一邊哼著歌,偶爾分心讚嘆圖書館牆上的畫作,或向正在找同一本書的女孩搭訕,約著一起去海邊的咖啡館看夕陽。這些事,都不是能輕易在傳統的網頁上辦到、甚至沒辦法在真正的圖書館進行的。

當生活的每一個細節,都能夠用更自主的方式去體驗,每一樣探索與求知都充滿著樂趣,甚至能夠去經營跟現實世界中有著同樣風險跟獲利機會的事業時,我們還能夠說「那祇不過是個遊戲」嗎?或者,到了這個境界,纔真正貼切地解釋了「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吧。

(+) 於 所發表 | 顯示版本變更: 1.2 |
[創用 CC 授權條款]
線上遊戲的邊界〉由 Jedi 製作,所有內容如無特別聲明,一律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 3.0 台灣版授權條款釋出。
相關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西元 2008 年: 西元 2006 年: 西元 2004 年:
迴響
[ 1 : 靜態鏈結 ]

嗯……我觉得,“作为研究者,研究游戏世界”和“单纯玩游戏”这两者应该可以有所区别。无疑前者的确是有生產力或建設性,但后者却似乎很难做这个联想。

除非,该人玩游戏的目的,是建立在于想要研究游戏世界、写论文、设计游戏,或者为杂志写稿之上。这样或许可以当作是正经事来看待。

只是分享一下看法,请大大不要见怪。:)

haryewkun 發表於 October 13, 2007 03:46 PM
[ 2 : 靜態鏈結 ]

很多重要的貢獻或進展,一開始都是從 "for fun" 開始的呦。不要預先把「遊戲」定義得很狹隘──例如,不要把「遊戲」定義成「沒有生產力的活動」,大概就比較有機會瞭解人們從遊戲當中所能從事的生產或建設了。

我最近提到的,ABC 播出的 Second Lfie 專題報導影片,不妨一看,還挺不錯的。

Jedi 發表於 October 14, 2007 05:51 AM
[ 3 : 靜態鏈結 ]

最近才開始思考有關 Second Life;是否 Real Life 以不復存在,於是躲到 Second Life。誠如你第一篇文章所言,SL 遵循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然而我們只是從一個謊言中跳到另一個謊言;Second Life。

不好意思,希望大家可以試著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談談Second Life。這讓我不斷地思考到法國社會學家布希亞的著作“擬仿物與擬像“。

由 Kueiyu 發表於 October 19, 2007 06:46 AM
[ 4 : 靜態鏈結 ]

樓上的逃避理論建議應該參照世界背景,SL本來就是建構在資本相關的體系下

其實我覺得OLG某種程度上可以導引的,也就是可以用系統控制人的活動規則

有興趣的話可以稍微討論這方面,這算是我研究主題

由 十夜 發表於 February 5, 2008 10:41 PM
給我迴響吧!
個人資訊








是否記住個人資訊?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迴響





Jedi.org: 部落格 | Weblog | 三太子 | 討論 | MTBook | 網頁親和力 | 深入親和力 | 簡報原力:AV | 履歷 | + | @ | Flickr | Lytro | tumblr | NS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