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0, 2003

[敲打鍵盤]鬆散的立場

這是延續昨天(對自己)的反省。我在想,嚴密的組織可以有所謂「組織的立場」,那麼鬆散的組織呢?

如果一個組織甚至沒辦法明確地告訴妳,哪些人是這個組織的成員而哪些人不是的話,他又何來所謂的「立場」呢?甚至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嗯,我可以告訴妳我固定會在某社群的聊天室掛著,我的 Blog 也位於某社群名義下的機器上,同時也會把 RSS 餵給某社群的串聯網站,我的工作也透過某社群的版本管理伺服器來完成,我認識的許多朋友也都在某社群裡做一些管機器、修程式之類的事。但是,我到底是不是該社群的「成員」呢?

這恐怕早已超出了我能回答的範圍。我甚至不敢說,像是我從某一間咖啡店常駐的情況下,一夕之間換到了另一間咖啡店常駐這種事,就不會發生在這裡。

我想妳越來越迷糊了。這一切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呢?

其實一兩年前我就想過這個問題,幾個朋友間也有些豐富精彩的討論。我想在這一切背後最重要的機制莫過於「信任 (trust) 」了。

人與人相處本來就是一種信任關係,憑藉著(沒有任何標準可言的)主觀判斷,妳可以對任何人加分 (trust++) 或減分 (trust--) 。對我來說,我概念裡的這個社群、這個場域如果要說有甚麼進入門檻,大概也就祇有這種實際操控信任機制的概念了。

常常有一些很可愛的朋友會晃進來這個聊天室,然後問說「我能不能問一個問題?」通常她會得到的答覆乃是:

儘管問,別問能不能問
(Ask, don't ask to ask.)
大概就是一樣的味道。妳不需要去畫圈圈貼標籤圍框框,妳就祇需要觀察然後選擇信任某些人多一點、信任某些人少一點,再按照自己的喜好,去跟那些妳比較信任的人,做一些讓自己高興的事。

這跟妳在任何時候認識新朋友時,又有甚麼不同?

回到早先的主題。於是我覺得強加名之的都祇是表象,而無以名之的力量纔真的深具影響力。當妳開始玩耍的時候,妳就已經是那一群在玩耍的人裡的一份子了。不需入會免擔保人,事實上妳甚至不需要聽過、看過、知道有其他人存在,妳就已經師是一份子了。任何人都不需要先經過考試,就能夠誕生於這個世界;同樣地當妳在做某件事情的時候,妳就已經在做那件事了。餘下的都祇是信任問題罷了。

讓我們繼續把這幾篇文章拉近一點。我基於很自私的原因,而會對某些人的信任減分 (trust--) ;但是我自己也知道不應該以貌取人 (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所以我(極其自大地)打算寫上一封信,就當作是 ping 過去,看看對岸會不會 pong 回來(最後這句話我講白一點,就是判斷一下對方能不能跟我同調溝通啦)。嗯。

所發表
[創用 CC 授權條款]
鬆散的立場〉由 Jedi 製作,所有內容如無特別聲明,一律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 3.0 台灣版授權條款釋出。
相關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迴響
[ 1 : 靜態鏈結 ]

好文章 好反省

由 bibo 發表於 June 10, 2003 12:44 PM
給我迴響吧!
個人資訊








是否記住個人資訊?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迴響





Jedi.org: 部落格 | Weblog | 三太子 | 討論 | 網頁親和力 | 深入親和力 | 簡報原力:AV | 履歷 | @ | Flickr | tumblr | NS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