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打鍵盤] 圈圈與延展

這一篇是打算用來回應某人在某板子上寫了卻不小心刪掉然後又救回來的文章的。

不過照慣例我還是不知道我會把這一篇寫成甚麼東西,所以大家也就別預設了甚麼立場。看一看,然後,如果有力氣的話,給我些迴響吧(笑)

我在 Understanding Comics 這本書裡,讀到了一個概念,也就是人類會把自己的身體延伸。這句話說來很不好懂,它大致的意思可以舉例如下:

當妳開車的時候,如果另一台車撞到妳的車子時,妳可能會說:

好痛!我被撞到了!
這裡有兩點值得注意:
  1. 妳會說是妳自己被撞,而不是車子被撞,因為妳把車子當作是自己身體的延伸
  2. 妳甚至會用「痛」來形容自己的感受,然而實際上妳可能根本沒有受傷也沒有受到外力撞擊─被撞的是妳的車,而不是妳的身體
即使是妳在開車的時候,在妳心中也會把車子當成是自己的延伸,所以妳會知道車子的前後左右佔去的空間,而不需要用無限多鏡子來隨時到處察看自己的位置。

這就是所謂「把自己的身體延伸」。這幾乎已經成為每個人每天都在做的事情了。然而我要說的是,妳不祇會延伸自己的身體,妳還會延伸自己的,呃,存在。

有一種情緒/心理現象,我稱做「歸屬感」。不管是黨派糾紛、省籍情結、性別歧視、或任何靠邊站貼標籤然後互相嘶吼對峙的糾葛,我都覺得可以追溯到莫名的這種「歸屬感」上。

人一旦有了強烈的歸屬感時,就會有兩種作用產生。其一是「認同感」,妳會覺得「我就是如何如何的這種人」,甚至妳會期待自己被跟這個圈圈(框框?)連結在一起;另一個則是「延展」,這個比較不好解釋,很不巧的卻也是我的重點。所謂「延展」指的是,妳會開始用自己的眼睛底下的東西,來定義這個圈圈;妳會開始產生出一個價值觀跟標準,認為也要(跟妳自己一樣)如何如何的,纔是這個圈圈裡的成員。

妳正在劃地自限、正在把緊箍套到自己頭上,正在為自己貼標籤,正在從一片的流離渾沌中定義妳所佔去的時間空間。這一切很自然也很正常。祇是,很不巧地,妳也興高采烈地把這些標籤、緊箍套到別人身上去,甚至妳開始覺得這些人也該陪妳一起繼續貼這些標籤、套這些緊箍。

相信我,這些事情每天都在發生,也很自然。祇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弔詭的時候。一旦這樣子的事情變成像是,呃,「一個去中心化的中心」或「一個主張多元化的一致原則」時,就會變得很值得玩味了。

這有點像是「我們不要喊口號」這句口號一樣,其實是本質上的,嗯,弔詭了。

我自己常常很熱血地去衝/推一些沒啥人重視的事,然後又在人們開始鼓而噪之的時候,冷卻地退到一旁。私以為這樣子其實不錯,至少我總是能在許多人沒有意識到大雨欲來風滿樓的時候,就急流勇進;然後又在事情發展到爛掉前,急流勇退(聽起來像是在自吹自擂?)

我自己會試著自我檢討(雖然常常不會有明確的結果),「我正在做甚麼?」「我的目的是甚麼?」「發生了甚麼事?」我是那種很熱血的保守派,我覺得,凡事多想一想、緩一緩,似乎總是好些的。我看到這個世界,然後用當時的心境寫下來,保留當時的心境;我的目的不在於記錄當時的世界,而是當時的我。我覺得這樣就很好了。除了我說過的,「自指 (as is) 」的作用外,其餘一切都是外加的、偏差的。我是這樣子看待它們的;那麼,我怎麼有辦法去干涉別人眼裡的世界呢?當然不能,我也祇不過就是在寫些,我看到別人時的那種心境罷了。

甚麼必也正名乎的,對我來說,也祇是一種小小的、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被肯定的,自私罷了。

像這樣子寫這麼一篇東西,亂七八糟地,大概也是我陪自己沈思的一種形式吧(笑)

jed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