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5, 2003

傳送至 Kindle
互動式隨選列印/另存成 PDF

[專業涵養]聽語專業的黑客觀

在媒體的報導中,黑客 (Hacker) 往往被當成是負面的字眼,用來指稱入侵或破解他人電腦系統的人,然而這一直是一種誤用:入侵或破解他人電腦系統的人其實應該被稱做鬼客 (Cracker) 。根據夾槓檔案 (The Jargon File) 裡的說法,黑客指的是「擅長於特殊領域、具有積極主動的研究精神,而且樂於助人」的人。

很重要的一點是,「黑客」一詞並不囿於資訊科學的範疇,不管是在甚麼領域,祇要某人符合上述的條件,那麼我們就可以稱她為「黑客」。於是可以有天文黑客、鋼琴黑客、化學黑客、社會學黑客、文化黑客、傳播黑客等等不同的可能性,當然也可以有聽力學黑客跟語言並理學黑客。

在「黑客倫理與新資本主義精神」這本書裡,提到了這類人(黑客)對時間支配的新看法。妳會發現這類人總是樂於把時間投注在她們所感興趣的事物上,而這些事物正是她們所擅長的領域,於是她們成就非凡。

無論是語言治療師或聽力師,都是需要有極大熱誠跟興趣,纔能長久做下去的職業。這是我在踏入這個領域之前,學長姐所告誡的話,我也常常拿來告誡學弟妹。事實上我相信多數的醫療專業也都是如此。

因為這個領域的工作可以說是繁瑣而複雜,如果沒有主動探索的精神,恐怕會覺得日復一日都在做一模一樣的事;如果沒有與人討論分享的習慣,更是鮮少會有能讓妳學習成長的機會。實際接觸過個案的人祇要用點心就會發現,這個領域的精髓就在於細膩地觀察個案的反應及互動,無論對語言治療師或聽力師皆然;而這正是需要纖細的心思和靈巧的手法,纔能夠掌握自如的。

現代人的生活步調往往過於急促,許多人工作就祇為了餬口飯喫,實在是相當可惜。傳統市集的觀念中,執業者往往會為了要爭奪市場而藏私或互相攻擊;這麼一來其實祇是對這片領域的慢性扼殺罷了。長久之後誰也拿不到好處。

而在黑客倫理的觀點中,對知識共享的強調,以及對工作的熱情,私以為是非常彌足珍貴的。黑客們往往會日以繼夜地克服眼前遇到的問題,她們行事清晰有條理,而且往往會留下完整的紀錄,事後並且樂於與他人分享這樣的經驗。

當越多人把心力投注在公領域 (Public Domain) 時,公領域也越能幫助單獨的個人面對她所未曾遭遇的狀況。智慧跟知識在這種情況下才得以累積,於是我們毋須一再地重新發明輪子,而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瞭望世界大千。

身為一個聽語專業人員,妳不祇應該在臨床上展現妳的技藝,更應該(強迫上司)留給自己一些反芻的空檔。妳應該養成從個案身上思考的習慣 ─ 我說的可不是病例報告,我在這裡所要強調的是跨越單一專業領域的心胸和視野。

當妳面對眼前的個案時,妳確切地瞭解她的生活經驗、她的家庭環境、她的處心積慮、她的渴求和她的憂傷快樂嗎?如果妳沒有花時間去同理她的內心細節,妳又怎能確定自己做的處置真的是滿足了個案(而不是祇是在滿足自己)的需求?

做這些事得花費相當大量的精力,妳會做一些外人難以看到的事情,在這個過程中妳與個案雙方都會有機會去看清楚整件事的關鍵點,然後做出決定,並且學習而成長。每一次處理不同的個案時,帶來的都會是獨一無二的經驗。每個個案各有其不同的文化、家庭、社會、經濟背景,她們的出發點與切入點不同,動機跟期待也不同。如何能夠明辨這之間的微妙變化,正是整件事的有趣之處。

遇到讓妳喜歡的事,恐怕妳會巴不得這件事永遠不要結束。如果今天有股有形或無形的力量,一直逼著妳趕快把事情作個結束,那妳又怎麼可能會喜歡呢?

所以我說,妳得愛妳的工作。不祇是樂於從事,更要樂於分享。當妳開始觀察、分享這些可愛人們的內心變化時,妳將會發現周遭也開始產生了有趣的變化。妳的個案進步的速度會變快,而同業間也會產生一股互相激盪的氣息。妳珍惜著個案的每一次感動,那麼個案也會珍惜妳的每一分付出;妳越是無私地把所學傳播給其他人,其他人也將更樂於把更新的消息轉達給妳。

這就是「黑客圈」裡會發生的事:相互激盪交織的燦爛回饋。妳毋須勸誘其他人該怎麼做,就祇要爆發妳純真的熱情與活力,逐漸地就能夠推波助瀾。

踏入這個領域時,不祇要為自己、更要為其他人做些甚麼;因為整體的進步纔叫進步、纔是個案的幸福。我以此自勉。

(+) 於 所發表 |
[創用 CC 授權條款]
聽語專業的黑客觀〉由 Jedi 製作,所有內容如無特別聲明,一律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 3.0 台灣版授權條款釋出。
相關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迴響
[ 1 : 靜態鏈結 ]

之前一直以為黑客就是駭客
現在才搞清楚

由 jiing 發表於 August 15, 2003 10:23 PM
[ 2 : 靜態鏈結 ]

我覺得「黑客」這個名詞, 不同人用有不同的意思.

在 Jargon File 裡 Eric S. Raymond 想要把 cracker 及 hacker 給分開來, 是因為 ESR 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個 unix hacker, 不希望自己以及其他 hacker 的名譽被專門破壞電腦網路的這些 "hacker" 給搞壞了, 所以才再創一個名詞叫 "cracher" 來形容這些人. 不過你問那些侵入別人電腦的人, 問他們會不會稱自己為 "cracher" - 他們會怎樣回答?

I'm 1337 h4x0r!

還是稱自己為 "hacker"...

不過要了解 "hacker" 這個名詞, 得先從他的動詞著手. "hack" 是一個滿好用的一個字.

Hack it until it works.
Just keep on hacking it.
What a hack.

我也不能確定它到底是怎樣定義的...

scotty 發表於 August 16, 2003 08:39 PM
[ 3 : 靜態鏈結 ]

語言並理學?

由 arthurtsai 發表於 August 17, 2003 07:36 AM
[ 4 : 靜態鏈結 ]

有時候現實總是混雜了許多的無奈..或許我們所謂的幫助個案真的如你所說的是在滿足自己..不過好像唯有這樣滿足自己..才能繼續支持著自己待在這個領域吧..
我在精神科領域工作..看著大多數的精神科病人不斷地反覆住院我能了解多少她們的生活經驗、她的家庭環境、她的處心積慮、她的渴求和她的憂傷快樂呢?要怎麼了解呢..? 了解了又真的能做什麼嗎?我和她們其實是一樣地無奈...

由 巴黎草莓鼻 發表於 August 19, 2003 01:39 PM
[ 5 : 靜態鏈結 ]

"而在黑客倫理的觀點中,對知識共享的強調,以及對工作的熱情,私以為是非常彌足珍貴的。黑客們往往會日以繼夜地克服眼前遇到的問題,她們行事清晰有條理,而且往往會留下完整的紀錄,事後並且樂於與他人分享這樣的經驗。"
我喜歡這段話。 :)


"所以我說,妳得愛妳的工作..."
對呀,希望大家都能變成一個喜愛自己工作,並且能從自己工作中得到滿足的人。

類似的理由,總是帶著微笑跟人打招呼也是會感染你的週遭的。現在人好像不太愛打招呼了(例如進辦公室),但是只要有一個人每天帶著微笑跟人打招呼,雖然一開始他的周圍變化不大,但是一陣子後,微笑著回應的人就變多了。:)

由 Frank 發表於 December 21, 2007 09:53 AM
給我迴響吧!
個人資訊








是否記住個人資訊?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迴響





Jedi.org: 部落格 | Weblog | 三太子 | 討論 | MTBook | 網頁親和力 | 深入親和力 | 簡報原力:AV | 履歷 | + | @ | Flickr | Lytro | tumblr | NS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