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誘人] 生命宛如致命性病/Life as a Fatal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

導演:克里斯多夫贊奴西 Krzysztof Zanussi
2000/波蘭/35mm/Colour/99mins
紀錄:2002 莫斯科電影節
2003台北金馬影展: 生命宛如致命性病
IMDb: Zycie jako smiertelna choroba przenoszona droga plciowa
評分: 7.0/10

贊奴西好像很喜歡重複使用拍過的片段,我相信這其實是由於他一直反覆對自己反省所致。在這部「生命宛如致命性病」裡,講得是妳在「愛在山的那一邊」所看不到的片段。當然會有你所熟悉的部分,但是加上了不同的前後關連、賓主易位,原本充滿揭發味道的句子剎時變成對自己的詰問。不祇是在問「是甚麼」和「為什麼」,而是在跳離原本的脈絡,回過來看「問題到底是甚麼」。

「愛在山的那一邊」裡,贊奴西從「人該如何看待(別人的)死亡」作為開頭,試圖回答「人該如何面對(自己的)生命」;在「生命宛如致命性病」裡,他接續著這樣的討論,但是回過頭來仔細看待「人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死亡」。手法一轉,從「探索」變為「靜省」。妳可以看到他用了更多的呼應手法,不再試圖像「靈性之光」裡那樣以科學手法釐清真理,而讓一切更為平靜,去除七情六欲的全然醒悟。

另外一定要說的,是贊奴西在這部片子裡難得展現了他的幽默。他假演員之口說著:

「你一定很敏感,纔會演這部跟死亡有關的電影。」
「我不知道這電影演甚麼。」
「我也不知道。」
其實妳不妨看一下在盜馬賊身上發生的變化:當他初次面對死亡的時候,祇能展現求生的本能,不顧一切的想要逃離,卻因為負傷過重而無計可施。但是當他後來(根據神父的說法)瞭解到死亡不過是「永遠」的開端後,終於能夠坦然迎接死亡的到來,這時死亡反倒不再緊迫盯人了。最後面這段並沒有被電影中的電影拍出來,但是卻成為電影的一部份,被妳我所看到──那綁不住的吊索。

其實這也正是伯格醫師在最後這段時間所經歷的、是一種矛盾卻充滿歷練的進退之道。當妳明白自己的存在、清楚自己深信的事物(這可以稱做信仰─不僅是宗教上的定義),就能體會這與死亡共存的步調。

贊奴西不去評斷臨終的時候是否應該尊嚴死,他不明示贊成卻也不表反對;但是他說,妳得救妳自己。宛如致命性病的生命,究竟無法從他人的觸碰中得到救贖。

無法察覺的過程,即是過程;或說,真正的領悟本來就祇存乎自己的心中吧。

jed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