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 2006

[敲打鍵盤]故事

提姆‧波頓在電影《大智若魚》中,假角色之口說出他的內心話:

……這些故事也就是我的人生,你得透過這些故事纔能瞭解我……

就跟多數的平凡人一樣,我自己身上也同樣有著不少傳奇故事,有些故事應該是相當獨特的經歷,也大幅地影響了成長中的我,而造就了我現在的模樣。的確,要瞭解現在的我,就得先知道這些發生在我周遭的故事,然後纔能明白為什麼我會在現在的位置上寫這些東西、做這些事。

當然我的故事沒有像《大智若魚》裏的那般奇幻,不過可能也不是每一則都是千真萬確、未經誇大的。在我有記憶的部分,我的故事自然會盡量以真實的回憶來寫;不過有一些涉及上一代的故事,多半是在我年幼之時由家人所陳述的,也就難以考證其真偽。這些不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或者不是在我有記憶之後纔發生的故事,我姑且述之,諸位朋友也就不妨姑且聽之。

家世

在這個小小的國家裏,總是有人在分化跟靠邊站;不管怎麼分,我總是覺得格格不入,沒有甚麼歸屬感或認同感,也從來搞不懂這樣子到底有甚麼意義。追根究底,是跟我的身世有關吧。

我爺爺是福建惠安人,民國三十六年(西元一九四七年)的時候搭船渡海來台,定居台中;我大伯在福建出生,而我爸爸(排行老二)則是在台中出生的。無疑地,我不算是那種明、清朝就來台灣(把原住民趕到山上)墾荒開發的所謂「本省台灣人」,不過我也不知道我爺爺所說的閩南語跟台語有甚麼不一樣。我小時候完全不懂台語,就算是現在也還是祇能勉強聽懂一些、說一點。另一方面,我也不能算是那種民國三十八年(西元一九四九年)隨政府軍來臺、所謂的「外省人」。

我媽媽則是花蓮人,我媽媽的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四人都是被領養的,因此再往上追溯血緣都不明,或許我有部分阿美族的血統,所以輪廓比尋常人略深一點兒,不過總之不可考,就算有也是聯考不能因此加分的那種程度。

總之,住在花蓮的母親與住在台中的父親在自由戀愛、六次約會之後結婚了(他們的蜜月旅行是到台北看全國科展……),定居彰化鄉下的小鎮,之後我在台南出生,住在台南大舅家到一歲多後,纔回到彰化。高中三年我住在彰化市,那是從我家搭公車要一個小時纔會到的地方(而且晚上九點之後,就沒有離開我故鄉的公車班次了),大學前三年住在台中,大四實習後至今住在台北市。我的叔伯姨舅輩散居台灣各地,三重、板橋、樹林、台中、員林、台南、花蓮,沒有一處我特別熟悉,也沒有一處有我非久居不可的理由。

出生

回到民國六零年代,就連我的出生也有必須交代的故事。

我的父親對親人的愛是相當特別的。他對於我、我的弟弟妹妹、以及我的母親的愛都是無可比擬的。在我的父母剛結婚時,父親即已明白,帶小孩無論如何都是非常艱辛的一件事,於是他向我的母親提議不要生小孩,原因是怕我母親太勞累。這個想法他幾乎始終沒有改變,即便在我跟弟弟、妹妹先後出生,無論他對我以及我弟弟妹妹的愛有多麼深遠,他仍然覺得不要生小孩會比較好(不過他並不會後悔我們的出生)。那麼我又為什麼會出生呢?

印象之中,這件事情是我母親對我說的。當年,母親曾經懷孕而又墮胎過,那是我未來到世上的哥哥或姊姊(也許她這樣子是比較幸福的);後來母親想要有小孩的心情越來越強烈,她當時覺得我父親的提議或許祇是玩笑話,於是她利用某次父親的長時出差歸來,謊報安全期,而懷了我。

於是我出生了。

我出生之後,父親也覺得我很可愛,然後她們覺得祇有一個小孩的話,小孩會很孤單,便計畫再生一胎來陪伴我。兩年後的冬天,我弟弟出生了。

弟弟從出生開始,便受到了無數的苦難。我媽媽在懷我弟弟的時候感冒,鎮上某醫院的婦產科醫師開了感冒藥給我媽;我弟弟出生時缺氧,有嚴重的智力障礙、語言障礙跟肢體障礙,他先天罹患隱睪症,沒有鼻淚管(因此眼睛總是不斷化膿,需要每天清理),髖關節接合不良,全身半邊肌肉較發達(因此後來脊椎傾斜加旋轉達六十多度),他的狀況後來由彰化基督教醫院的趙文崇醫師診斷為「魯賓斯坦症候群 (Rubinstein-Taybi Syndrome) 」,是一種罕見的症候群,其病因不明。後來他還經歷細菌性腦膜炎而存活下來,之後又因學校老師的體罰而失明。父母為了我弟弟幾乎跑遍了台灣各大醫院,家中的掛號證堆滿整個櫃子。

我父母一度懷疑是基因出了問題,於是他們因恐懼而不敢再生任何小孩。多年後,母親在鎮內遇到了另一位女士,那位女士懷孕的時候也跟我母親找了同樣的婦產科醫師,同樣也是懷孕期間感冒,同樣的婦產科醫師開了同樣的感冒藥,生出來的小孩有著同樣的症狀。不同的是,那位女士的小孩已經往生多年。那位婦產科醫師呢?據說後來他吸毒自殺了,而那間醫院現在也已經倒閉了,建築物就在某學校附近,形同鬼屋。

過了幾年,在確定弟弟的情況與基因無關後,母親又一次地想要再生小孩,於是故技重施,小我八歲的妹妹誕生了。

就這麼又經過了好多年,家裏三個小孩各有各的麻煩、各有各的難帶之處,母親終於相信了父親當初說的話是認真的。於是在我也結婚之後,他們一起鼓勵我不要生小孩。當然,我們也不打算生。某一年我生日的時候,母親寄給我一封信,信中提到:

……唯一遺憾的是:我們沒能獲得你的允許就把你生下來……

或許如果我有選擇的機會的話,即便現在有如此深愛的妻子與家人,我還是會選擇不要被生下來,但是這一切我沒有絲毫後悔。

身分證

幾次跟身分證有關的經驗,讓我對於這個國家的政府機關失去了信心及信任,也讓我對於某些自以為公正的人(例如某站的帳管,嗯……)感到可悲。

這段故事要從我中學的時候說起。我中學的時候,父親替我去郵局開了戶,存了一筆定存;父親向來有查帳、對帳的好習慣,所以在他檢查是否有利息轉入戶頭的時候,意外地發現整筆錢不翼而飛!

經過一番追查之後,發現我的身分證字號跟別人重複了!於是我的帳戶資料跟另一位比我早出生的林先生的帳戶資料被電腦系統搞混,我的錢就跑到他那邊去了。這件事的後續就是我換了一個身分證字號,然後錢也都回來了。所以啊,下次再有人主張身分證字號不可能變更時,這個人絕對沒有認清社會真相。

到了今年,政府開始推動要更換身分證,於是父親按著戶政事務所的通知,將父親、母親、弟弟、妹妹四人的身分證舊證及新的照片繳交到戶政事務所(我跟我太太則因故沒有,那是另一個故事了),準備換領新證。

新證領取的時候,必須要本人親自領取,於是父親帶著弟弟去領取弟弟的身分證。

不料戶政事務所的行政人員看著我弟弟,堅持說我弟弟不能夠領取身分證,並且叫我爸爸要去幫我弟弟聲告禁治產及無行為能力,於是做好的新證就扣住不發。說實話,我從來不知道戶政事務所的行政人員有權利可以做出這種判斷及決定,再加上先前的指紋事件,讓我徹底地無法相信這個政府是為民福利的政府。

統一發票

我的運氣似乎也從來沒有太好過,尤其沒有偏財運。

印象很深刻的是大學時代,有一次我在對統一發票,那個時候是一次對兩個月的,於是我手上握著兩、三百張統一發票,一張一張地對。這兩百多張統一發票中,一張也沒有中獎,這似乎是很稀疏平常的事,不過我卻發現有三十二張發票,是最後一碼差一(就是加一或減一)就會中獎的,而且甚至會是參獎!

從此我就明白了我沒有這種運氣,於是我也就不再對統一發票了。

所發表 | 顯示版本變更: 1.2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故事〉由 Jedi 製作,所有內容如無特別聲明,一律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 3.0 台灣版授權條款釋出。
相關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西元 2008 年:
迴響
[ 1 : 靜態鏈結 ]

嗯~。謝謝你分享關於你的生平一些,謝謝。

Benson 發表於 March 27, 2006 03:13 AM
[ 2 : 靜態鏈結 ]

最後一件事的機率應該非常高喔~

由 b6s 發表於 March 27, 2006 04:01 AM
[ 3 : 靜態鏈結 ]

你還真是真誠啊...@_@

btw, 怎麼問一個還不存在的靈魂他想不想存在?O.o 除非相信輪迴?

None 發表於 March 27, 2006 12:51 PM
[ 4 : 靜態鏈結 ]

似乎是沒有辦法的呢!所以啊,也沒甚麼好怪誰的,也沒甚麼怪不怪的。

Jedi 發表於 March 27, 2006 01:35 PM
[ 5 : 靜態鏈結 ]

很有趣的回憶
建議放張小時候的照片...
讀者比較有感覺..

ak23 發表於 March 27, 2006 04:30 PM
[ 6 : 靜態鏈結 ]

看不到的纔是真實。

Jedi 發表於 March 27, 2006 07:37 PM
[ 7 : 靜態鏈結 ]

如果可以的話,我還真想讓自己的身家資料消失於世界上…
不過我想我沒那勇氣跟社會隔絕吧,汗笑。

也許生物都是如此,個個都不甘願被生下來,偏偏就是出生了,然後彷彿有著使命似的用自己的方式過完一生…沒為什麼。
雖然很怨恨被生下來,但活著的時候卻十分沉浸其中。

藏紫 發表於 March 28, 2006 09:12 AM
[ 8 : 靜態鏈結 ]

「弟弟從出生開始,變受到了無數的苦難」
↑似乎應該是「便受到了」…?

藏紫 發表於 March 28, 2006 09:15 AM
[ 9 : 靜態鏈結 ]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苦難而降臨這個世界
請別誤會我並非傳教也沒有任何信仰

在大多數人的眼中我的幸福是很礙眼的
所以學生時代之後,我沒有同學、沒有同事、沒有長輩也沒有朋友,我的幸福並不需要這些妒忌我的人存在

家人..過了30歲我才知道既使我認為我一直在支撐著這世上唯一剩下的避風港,其實他們還是認為家人的存在是一種義務責任,我只會阻礙他們各自的夢想,所以我也捨棄了這種責任,既然是相欠才會在一起那還夠了..我能選擇的就是不去欠別人的

於是我自由了

由 Kaizin 發表於 March 28, 2006 01:01 PM
[ 10 : 靜態鏈結 ]

這樣的發表,我覺得真是勇敢! 

由 Florence 發表於 March 28, 2006 04:09 PM
[ 11 : 靜態鏈結 ]

出生是上蒼的檢選,由不得誰決定,人生的路不管酸甜苦辣,都值得再三回味,辛苦是旁人說的,是每個人回頭看時的喟嘆,而生命的過程是真實活在當下的一種淋漓暢快,要感謝上蒼的檢選,組合成奇特的家.

由 sintao 發表於 March 30, 2006 11:17 AM
[ 12 : 靜態鏈結 ]

謝謝分享,讓我看到異於自我的人生,讓我真正開使接觸Blog的我,有一種完全說不出來的新體會,有了很多新想法,再次謝謝您的故事

Clark Kuo 發表於 April 12, 2006 01:29 AM
[ 13 : 靜態鏈結 ]

簡單是一種幸福@~@平凡是一種快樂....^^

由 shain 發表於 May 30, 2006 09:26 PM
[ 14 : 靜態鏈結 ]

Mike說:

早在幾年前就認識Jedi,當時在師大附近的餐廳,那兒有固定的虛擬團隊聚會,接著邀請他來參與研考會的「無障礙網路空間研討會」,之後也作了一些交流。

看了他的故事,我也顯出如同一般人對於想知道故事的渴望,所以我分享我們伙伴們的故事,讓大家知道,我為何要作「飛鷹人」的一些來龍去脈,當然,故事很長,一時說不完,就讓我們慢慢說吧,也希望你愛看!


飛鷹人伙伴們的感人故事以及合作心得,也讓你回味吧,Jedi希望下次再見!

http://www.wretch.cc/blog/eflyblog


MIKE 周二銘 發表於 July 14, 2006 09:29 AM
[ 15 : 靜態鏈結 ]

開明的父母不會干涉子女們生兒育女的決定,只是沒有生養子女的人怎能體會到養兒方知父母恩的感觸?為甚麼子女是甜蜜的負擔?

由 sintao 發表於 October 3, 2006 08:26 PM
[ 16 : 靜態鏈結 ]

假如 人生可以 選擇的話該有多好
就如同你母親 說的遺憾 沒獲得允許的遺憾
你的父母真是勇敢 且偉大
祝福你在未來的日子 能夠充滿幸運 幸福

發表於 October 8, 2006 11:48 PM
[ 17 : 靜態鏈結 ]

你身世&偏財運真是有夠@-@...........

由 101 發表於 October 11, 2006 04:58 PM
[ 18 : 靜態鏈結 ]


最後一件事是常有的
窩收集咯5.6百張都咘一定會中
上次有一張最後一碼差一號咘然200w就到手了ˊˋ
可是現在窩還是繼續收集
因為窩相信總有一天窩會中200w-ˇ-

由 路人丙 發表於 March 5, 2008 06:45 PM
給我迴響吧!
個人資訊








是否記住個人資訊?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迴響





Jedi.org: 部落格 | 網頁親和力 | 深入親和力 | 簡報原力:AV | 履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