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05, 2005

傳送至 Kindle
互動式隨選列印/另存成 PDF

[敲打鍵盤]

Lawrence Lessig 認為,程式碼就是虛擬世界中的法律:程式規範著虛擬世界,一如法律規範著現實世界。基本上我相信且贊同這樣的看法。不過,在虛擬世界之外,在這個血淋淋的現實之中,我對於法律也有著一些小小的想法。

我相信,法律乃奠基於絕對的不信任。因為人跟人之間失去了信任,不再相信對方是否還有善意,所以纔用白紙黑字寫明了最終的底線──在一切信任及善意都瓦解之後,人跟人之間所必須要維持的最後一吋疆界。

日前有新聞報導,「台北市中心診所助理研究員姚素珍,九十一年間在醫院內替一名休克已無心跳的病患實施急救,卻因未具醫師資格而觸犯醫師法」。以前人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佛屠」,現在救了人卻要被處罰,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因為人們不再相信對方的動機,不再相信對方的技術與能力,不再相信對方所發出的善意。當「自己」變成唯一重要的事、當「別人」變成完全不重要的事時,人的恐懼將無止盡地膨脹──這可不是對別人的恐懼,而是對自己的恐懼,因為失去了信任的能力而湧現的恐懼。當創立法律的人訂出了這樣的條文,當執行法律的人依此做出了審判,就意味著民主政治下過半數的人早就同意了這種摒除一切信任而採行的手段。

所以,對於這類事件的發生,驚惶已嫌太遲。接受,或改變。這就是現實。

記得當我年幼的時候,家母跟我說過一個故事:

有一家人帶著小孩跟父母移民美國,平常夫妻上班時,小孩就交給(小孩的)祖母照顧;有一天,小孩咳嗽了,祖母就在家附近採了藥草,煎了中藥要給小孩喝。這件事碰巧被鄰居發現了,於是鄰居就向政府通報,接下來警察就逮捕了那位祖母。她的罪名是,行使密醫行為並危害未成年兒童安全。

在那樣一個種族歧視、族群對立、歷經殖民戰爭與南北內戰的國家,「人權」建立在極端的不信任上,「人權草案」發生於全然沒有人權的時空,這纔造就了今日這樣的社會。人民早就學會了不信任,人民早就接受了不信任的態度,上述的故事也就沒甚麼好大驚小怪的了。

罔顧這種國情與人民成長背景的不同,執意把法律條文的內容修改成與他國相仿,身負立法修法大任卻「法他人之法,未法他人之所以為法」,這叫混蛋。至於放任混蛋的則是蠢蛋。我們的國家丟不開人情世故,卻要走極端不信任的路,這讓白紙黑字成了笑裡藏刀;而在這場混亂中,律師扮演著攻擊用的武器,絲毫不憐憫地瓦解著眼前的障礙。

我這個人從來沒有喜歡過律師這種職業。這大概跟我不喜歡吵架有關。我當然很喜歡探求事物的道理,推演萬物的邏輯,與人激烈地答辯,沈思或冥想;但這一切都是希望取得共識,希望讓彼此成長,希望修正自己的曲解,希望互相體諒,希望世界更美好。而我所體認到的律師這份工作,似乎執著於一場又一場的戰役,致力於一次又一次的勝利,巴不得將對手打得一敗塗地;他們能從對手身上習得各種刁鑽的戰術而非一個人的思想意志,他們能用各種艱澀的術語和條文混淆妳我的心智,而我卻很難看穿,他們心中的理想世界又是如何。

我不得不承認,我對律師的不喜歡,已經到了畏懼的地步。因為失去了信任而產生的畏懼。律師是凶猛的武器,因此我害怕若得罪了他們,有一天他們就會趁機對我做些甚麼。我如此懦弱,想一想實在是很可笑。

我猜想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電腦的世界略多於現實世界的原因之一:妳永遠可以摒棄某一種程式語言而創出自己的程式語言,徜徉在自己的世界裏,實驗並驗證自己的夢想;然而,妳卻沒辦法輕易地說某套法律不算數而自創一套。

我不喜歡沒有信任、缺乏善意的環境,而唯一反擊的機會卻是保留遭到背叛、受到惡意的可能,用純真的心去信任、去發出善意。這種付出是注定犧牲的,這條路是注定冷清的,然而也祇得知其不可而為之;不能用強加的力量迫使其他人也這樣,也不能用不信任的力量來對付不信任;若能有朝向相同目標的旅伴固然可喜,落得隻身一人也無可怨嘆。就祇是相信,就祇是抱著善意,這種純真的力量或許微薄,卻很強韌;祇要相信,就有希望,就有未來。

或許 J.R.R. Tolkien 的 《 The Lord of the Rings 》所訴說的也是相似的想法吧。

至少,我如此篤信著。

(+) 於 所發表 | 顯示版本變更: 1.2 |
[創用 CC 授權條款]
〉由 Jedi 製作,所有內容如無特別聲明,一律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 3.0 台灣版授權條款釋出。
相關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西元 2012 年: 西元 2003 年:
    迴響
    [ 1 : 靜態鏈結 ]

    咩咩。

    我還是覺得,最好的防衛是嚇阻。所謂的嚇阻就是熟悉各種形式 (言語, 法律, 在不文明的地方就要暴力...) 的戰鬥技巧,在必要時有反擊的能力。至於到時候是狗吠火車,還是玉石俱焚,就看造化了。

    律師這職業不錯啊,目標很明確很單純,就是扳倒對方。至於心裡面怎麼想,不是那麼重要吧?在戰場上 (well, 法庭上可視為某種形式的戰場),只有意念單一明確且強烈的人,才多了那麼一點不敗下陣來的機率。所以也不要太厭惡他們啦。你所形容的律師,或者說你討厭的地方,其實是他們上陣的時候,要具備的心理素質。

    至於純真,我是覺得只存在於私領域,例如朋友,家人,還有情人,愛人之間。一出了私領域,是"人吃人" 的現實社會,還是得把自己武裝起來。

    evil[c] 發表於 October 5, 2005 02:02 PM
    [ 2 : 靜態鏈結 ]

    與其說律師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扳倒對方,應該是說要為自己的當事人爭取最大的利益。只是剛好在大多數情況下,只有讓對方倒下才有可能達到這個目的而已。
    如果可以大家坐下來喝杯咖啡把事情搞定,誰想要當那個白髮魔女呢?

    由 vampirex 發表於 October 5, 2005 11:44 PM
    [ 3 : 靜態鏈結 ]

    大家有點反應太過的樣子……該怎麼說呢,我祇是個人不喜歡律師這種職業罷了,並不代表我不贊成律師的存在乃是必要之惡。

    甚麼叫做「為自己(的當事人?)爭取最大的利益」呢?這不正是在實踐「個人的利益優先於眾人的利益」的理念嗎?我知道這種事情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就是討厭。「手段」怎麼可以無限上綱成這樣呢?

    如果大家都不坐下來喝杯咖啡,又怎麼知道大家坐下來喝杯咖啡就不能把事情搞定呢?

    然後「律師」也不是我想在此深入討論的議題。

    我要說的是,一切都是抉擇啊,取得絕對的法治的同時,勢必也失去了最後一絲仁義;如果有人想要同時以「法律」跟「良知」來要求別人,那纔真的是太天真,天真到一種愚昧不可復加的地步了。

    Jedi 發表於 October 6, 2005 12:36 AM
    [ 4 : 靜態鏈結 ]

    似乎能瞭解,為什麼我對於他人成天的過度猜測會如此反感了…

    由 藏紫 發表於 October 8, 2005 01:58 AM
    [ 5 : 靜態鏈結 ]

    法律我想是因為在現在的台灣被那些官員們扭曲了,對我而言法律是一種保障人類自由的不二法門,要不然不會有所謂的漢摩拉比法典,我想中國人的老祖先早在5千年前就有所謂的制度,只是隨著時間的變換與社區的跨大化到現在全世界的將近65億的人口.在太多人的情況下我們必須有法律來約束個人,當然很多人會用法律的漏洞來賺取一個心安,或是一比他不該得到的錢.我想會發生這些問題是因為人的道德消失了,太過的自由下反而出現了不好的副作用,道德我想才是我們需要著手治療的第一部吧

    由 Irishcafe 發表於 October 9, 2005 01:42 AM
    [ 6 : 靜態鏈結 ]

    Civic Culture

    以法維實論來說:法不會因為判斷而有所改變(不過個人認為那只是在條例上內容);以法實證主義來說由機關制訂的擁有執行權的的確是法令;以自然法論或是自然權力論來說:我們可以合理的爭取公平正義的法律。

    當法律違背了自然法的理念時,不要忘了我們有所謂的"公民抵抗權"!

    ---在我的認知內:法律是在龐大社群之中維持秩序具有強制力,掌握在權力機構便於管理社會的道具。不一定具有正義性,說法律是正義的最後一條防線是錯的~~~不然XD勒,爛法律一大堆,那正義是否就蕩然無存了?

    小春 發表於 October 9, 2005 08:58 AM
    [ 7 : 靜態鏈結 ]


    法律必需追究人類觸法之源頭 而特權持續不久終必滅亡 唯有運用精神自律才能撫平亂法

    陳惠女 發表於 October 11, 2005 12:31 AM
    [ 8 : 靜態鏈結 ]

    藏紫

    不要擔心或害怕被誤會,因為被誤會乃是自然的本質。而試著去弭平這些誤會,纔是人得而生存的理由。

    Jedi 發表於 October 11, 2005 03:40 AM
    [ 9 : 靜態鏈結 ]

    這讓我想起以前國中的時候,曾經被老師叫起來報告自己的想法:「道德跟法律哪一個比較重要?」在那個具有標準答案的時代,當然是兩個都重要。但是我還是堅持道德比較重要,法律是末端的方式。歷史課本也有記載一課,漢朝(不確定朝代的正確性)也有刑法,但卻有 40 年沒用到刑法了。法律存在的必要,在於提醒,沒有人心的收斂,再牢固的法律也會有人鑽漏洞。但信任也不能求之極致。當對人信任至極,卻變成詐騙漏洞,當失去平生積蓄的那一剎那,信任也會來個180度大迴轉。豈不悲哀?

    由 Alex 發表於 October 13, 2005 03:44 AM
    [ 10 : 靜態鏈結 ]

    说起法律,想起王安石。呵呵
    在虚拟世界中,证据这种东西非常难以确定,也非常容易被捏造。

    發表於 October 21, 2005 05:29 PM
    [ 11 : 靜態鏈結 ]

    PICS-Label
    傳了好一陣子的新聞, 今天看到什麼網站分級推廣, 由這個單位
    http://www.ticrf.org.tw/chinese/html/06-rating-1.htm
    提供的分級系統與以其作為分級機構公信力如何?請教一下Jedi. m(_ _)m

    由 pygmeae 發表於 October 26, 2005 02:14 PM
    [ 12 : 靜態鏈結 ]

    一整個很想引用..

    謝昇仲 發表於 October 2, 2007 05:26 PM
    給我迴響吧!
    個人資訊








    是否記住個人資訊?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迴響





    Jedi.org: 部落格 | Weblog | 三太子 | 討論 | MTBook | 網頁親和力 | 深入親和力 | 簡報原力:AV | 履歷 | + | @ | Flickr | Lytro | tumblr | NS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