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3, 2003

[溺愛情挑]兩週年誌

很巧合地在這一天,我請了假南下。距離列車到來還有將近兩個小時,我穿越人群,四肢顫抖,彷彿從未身處其中。

兩年了。我咬著牙走了過來。那樣的痛非但沒有被忘卻,相反地我決心要牢記;沒有那樣的過去,我的現在就不會是這樣。至於一些朋友說的「有一天妳會開始習慣而麻痺」,我祇能說那樣將會令我感到悲哀,因而極力避免。

我舔舐著傷口,絕非是想要習慣而忘卻,而是要提醒自己這傷口的痛楚。

焚燒的仇恨已隨著當年的愛情消逝,日日夜夜夢裡心繫的不再是當年的她。如果妳相信生命的可貴,親愛的,那麼我甘願為她而死、為妳而活。

未來遠遠地超出我的掌控,至少我能記住這一刻,我心中的情感是如此地波瀾壯闊。

所發表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兩週年誌〉由 Jedi 製作,所有內容如無特別聲明,一律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 3.0 台灣版授權條款釋出。
相關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迴響
[ 1 : 靜態鏈結 ]

真正的痛是無法對人訴說的

由 Jane 發表於 November 11, 2003 02:54 PM
給我迴響吧!
個人資訊








是否記住個人資訊?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迴響





Jedi.org: 部落格 | Weblog | 三太子 | 討論 | 網頁親和力 | 深入親和力 | 簡報原力:AV | 履歷 | @ | Flickr | tumblr | NS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