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不散/Goodbye, Dragon Inn」的迴響
[ 1 : 靜態鏈結 ]

你可以看看我寫的東西
去明日報個人新聞台 作者搜尋 rockmovie
有篇我的感想

rockmovie 發表於 February 22, 2004 07:55 PM
[ 2 : 靜態鏈結 ]

电影一定要把剧情交待清楚吗?一定要以好莱坞式的手法拍摄才叫做电影吗?电影是启发观众的思想,还是引导观众了解导演的想法?
电影结束了。导演留给我们一个问号:什么是电影?
电影结束了。电影留给观众的画面在脑海里一直不散。不散。
电影结束了。戏中的戏院暂时停止营业,演员们离开了。可是,戏外的我们在结束后,留下来聆听导演分享电影的点滴 -- 《不散》。
以旧式电影院为主干的《不散》,戏中的演员其实仅充当这趟视觉旅行的导游,负责引领观众逐步揭开旧式电影院的面纱。戏里的旧式电影院的灯光非常暗淡,整套电影都没有清楚刻划演员的五官。除了暗淡,还增添几点阴暗的气氛。这阴暗的电影院甚至惹起鬼魂嫌疑的小风波。阴暗代表的是旧式电影院的落末,仰是鬼魂阴魂不散的说法?
由开始到结束,电影的声音几乎用《龙门客栈》的对白充渗其中。声音不一定是电影的关键,它可以是因为需要存在而存在的声音。声音存在的原因是空洞的。反而,身为主干的旧式电影院一直沉默无言。无言成为最有感染力的语言。想起那天校园内被砍伐的树木,沉默无助孤独的呐喊,沉默无助孤独的接受人类的主宰。旧式电影院是注定被城市淘汰,还是城市人执意挤它出局?
对城市人而言,旧式电影院是陌生的不速之客。甚至,旧式电影院纯粹是无中生有的名词。不过,铁证如山的,旧式电影院曾经是城市历史的见证人之一。《不散》提醒我们挽留生命渐渐失去的纯真和简单。现代化诡计地虚掩记忆的精华、历史酝酿的智慧,瞒天过海的掠取我们心目中的旧式电影院。既然拆穿城市设下的圈套,我们是否应该继续,随波逐浪的跟随城市的步伐,还是坚持一丁点的想法?
对于笔者,这部电影最大的收获是,刷新了粉尘多年在旧式电影院的记忆。记忆是生活的一部分。因为它是抽象的,所以,记忆的重要性很容易被忘记。就像空气,我们理所当然的呼吸空气,可是很多时候我们忘记自己正在呼吸空气。需要不一定是完美无缺的,犹如记忆。记忆是不完整的。记忆的架构也渗透着本身的想象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那是人生的一部分。这不只是记忆的写照,其实现实的生活也不是介予真假之间?无论如何,切记,记忆的架构和精华才是我们在乎的。
戏中最让我留下深印象的是一起看电影的爷爷和孙子 – 老台龙钟的爷爷和稚气未脱的孙子。即使看不明白画面,孙子还是安静的和爷爷一起看完电影。孙子无法明白爷爷为何钟情于复杂的武侠电影,爷爷也不晓得孙子对电影情节的了解有多深。不过,上一代和下一代的代沟,此时在电影的世界暂时被融化。爷爷拖着孙子的小手离开电影院。爷爷牵着的不只是孙子的小手,还牵着一份淡淡但温暖的亲情离开。戏里戏外,我们和戏中的演员没有差别 -- 我们也一起看电影。戏外的我们,却不一定是和一家人一起看这部电影。戏外的我们不一定抓得紧血浓于水的亲情。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苗天在《不散》的情感表达。看着自己36年前主演的电影在旧式电影院结束,他的眼泪在眼眶不住的打滚。镜头停泊在他的眼睛数十秒。眼泪在镜头离开后,没有流下脸颊。没有嚎啕的大哭,没有激动的痛哭,他只是默然的百感交集,比发出声音哭出来的悲哀更加悲哀。猜想那是36年来累计炖火纯青的演技,还是他本身真情流露,换来的眼泪?其实,世界上最不造作的表情就是演回自己的感受。
戏里戏外,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看完这部电影后,仿佛对这一句话有更深一层的领悟。
拿奖的电影难懂吗?蔡明亮的电影真的很难懂吗?不。借用中国一句家喻户晓的谚语: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难懂的是我们自己,难懂的是不愿启动思想引擎的我们。

由 zwings 發表於 May 4, 2004 01:31 PM
給我迴響吧!

注意事項

  • 因為廣告留言很多,如果您發表後看不到,請靜候審核通過(通常在一個工作天內能夠處理完成)。
  • 與文章內容無直接關聯的留言一律不予回覆,留言前請善用部落格文章搜尋功能;如果真的找不到直接相關的文章,請善用無主題留言板
個人資訊








是否記住個人資訊?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