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5, 2002

[敲打鍵盤] 稻草人啊稻草人Alt-E

話說我自己寫東西的時候,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我的修辭不夠嚴謹,但是有的時候(其實是總是)卻會疑似泛情緒化地「打稻草人」(這是某人說的(這裡就不指明是誰了,當然也不做連結了。原因如後述)),也就是說很容易寫出「部分正確」但是「部分會產生爭議性」的文字。

我自己的本意往往只是在「傾印心智」,把腦海裡隨時飄過的字句直接抄錄下來,而不是在作文。狹義地來說,這並不是甚麼「寫作」,而只是「傾印」。

曾經有一個朋友問我,為什麼會想要在網路上寫(任何)東西?其實我答不出來;就我自己來說,這似乎只是會讓我比較有存在感。我不大會回去修改,除非只是單純的錯字,或者我冒犯了誰的隱私權。

對我來說,這種型式的東西於我僅只是恰好公開了的個人日誌,而不是 Journalism 那樣的東西。我不知道誰會來看我的東西,但是卻不喜歡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有一大堆顧慮;我因為想要躲到沒有生活中熟人的地方寫字,所以跑去了 CVIC ,一點都不希望這裡也變得跟某些地方一樣,講個話都還要小心政治正確的問題。

我寫完的字,則很少回去看她們,更遑論修改了;這一點都不符合「內省原則」,不過我本來就不是寫來作自我省思用的。妳可以這樣想,我的體內有一股能量要衝出來,於是我只能拼命地寫字宣洩。如此而已。

大不了就是自毀前程,在某些地方混不下去罷了。但是那又如何?我如此一相情願地想著,不過如果會爛到底,就讓她們爛光吧。

一團混亂,我好想睡。

由 Jedi 於 December 15, 2002 11:36 PM 所發表 | 引用 (3)
迴響Alt-C
[ 1 : 靜態鏈結 ]

不過,也許這就是激進的開放風格吧。會選擇 GPG 與 PGP 的 Jedi,對我而言就是堅持某些事情得用某些方法來處理的專業人士啊。選擇以「傾印」而非「新聞寫作」來生產部落格,而非作文或文章,本來就已經是某種價值傾向與選擇之後的結果。對於用 google 或者其他方式連到這裡的讀者,倘若非要用舊時代的心態來閱讀尋找他們自己的稻草人,恐怕也是他們自己的問題吧。

這是換個角度來看,我自己的收穫呢。

魚骨頭 於 December 16, 2002 02:07 AM 所發表
[ 2 : 靜態鏈結 ]

hmm...

文裡提到了 cxxx.oxx,若這連結被 googled 話,不就讓某些想安心躲在那的人焦急起來了嗎?

好吧,可能是我太多慮了...

由 digdog 於 December 16, 2002 11:26 AM 所發表
[ 3 : 靜態鏈結 ]

樹葉就要躲在落葉堆裡啊!

某站相當公開,可是卻很容易藏匿。
不是這樣嗎?

Jedi 於 December 16, 2002 11:45 AM 所發表
[ 4 : 靜態鏈結 ]

小心!匪諜 >咂

就在-你-身-邊-!

---
印完了

gugod 於 December 16, 2002 12:30 PM 所發表
[ 5 : 靜態鏈結 ]

印完甚麼了? @@"

Jedi 於 December 16, 2002 01:09 PM 所發表
給我迴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