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3, 2002

[敲打鍵盤] 從 STS 開始Alt-E

上一週我參加性別與醫療科技研討會,這個研討會顯然最早是由 清大的 STS 所發起的。不瞞您說,我參加這個研討會有一半是為了要去看看 STS 看事情的角度以及敘事風格。

當天真正 STS 到場的重量人物當中,大概只有傅大為吳嘉苓了。妳可以從嘉苓的發言得知她(至少自稱)「就跟其他研究科技史的人一樣,喜歡那些『最新的技術』」;然後妳如果翻開研討會的論文集到傅大為唯一發表的那一篇,妳會發現他唯一提供的資訊就是 STS 自己的網站

這兩個人以及這個事件放在一起,其實讓我覺得很可以繼續挑出來討論下去。因為至少我覺得STS 自己的網站一點都不 user friendly !就某個方面來看,我反而會覺得那是一個孤立的、小團體的、進入門檻高的地方。妳不知道要怎麼快速地去看大家做了些甚麼事、正在做甚麼事,妳也難以很率性地參與。甚至連只是想看看新聞都很難。

另一方面,一大堆中文檔名的文件,以及 PPTDOC 夾陳(而且這是唯一的選擇!),都會讓我深感懷疑:這麼一個宣稱自己是以「科學、技術、社會」為導向的地方,為什麼連最基本的自由開放都有瑕疵?這絕對是該思考的問題吧!

從這裡作為出發點,我們還可以繼續討論下去。前一陣子, macpaul 跟我提到了教育部生命教育學習網,這是個號稱「提供給老師們使用」的地方,中心信念是關於生命與感恩。目前這個網站似乎還沒有正式對外宣布,所以上面除了 test 之外大概也找不到其他的發言。但是妳知道嗎?我總覺得會前來使用的人恐怕不多。

這跟前述的 STS 都牽扯到所謂「社群的建立」。我覺得這兩者都把社群的建立實做成「由上而下」的歷程;也就是先畫出一個框框,宣示說「這個框框裡有興趣的議題是甚麼跟甚麼,所以誰跟誰就是屬於這個框框裡的人」,然後很一相情願地去認為人們就會對號入座,自己跑進來參與。

可是人與人之間的集結真的是這麼來的嗎?或者我們可以問說,妳是先決定跟隨哪一個黨派,然後才去學著接受那一個黨派的(政治或任何)理念嗎?事情顯然是相反的,社群的凝聚顯然是「由下而上」的。也就是說,是先有一群人,各自發展並且表達自己的觀點與信念,然後才因為她們之間的相似性及可對話性(、可溝通性)而湊在一塊兒,當這群人持續地集結,形成一種默契、一種氛圍,開始有了固定的聚會時間、地點、形式的時候,我們才說這是一個社群。

那麼,社群有所謂「虛擬」與否嗎?這實在是很弔詭的問題;「虛擬」的對等形容詞是「實體」,「實體社群」則有兩種不同的解讀:「存在於實體世界的社群」跟「實際存在的社群」。那「虛擬社群」呢?與第一種解讀法相對應的話,就是「不存在於實體世界的社群」;我不解讀成「存在於虛擬世界的社群」是因為「虛擬世界」這個用法不真的正確,或者說通俗所謂的「網路上的世界」不應該當作是「虛擬存在」的世界,而應該看做「實體世界的延伸」。那麼這種解讀方法顯然不適用,因為這類「以網路為媒介成形的的社群」確實是存在於實體世界(的延伸部分)的。

與第二種解讀相對應的話,就是「不實際存在的社群」。這顯然更不對,因為這樣的社群的存在性乃是不容質疑的。嚴謹的來說,它可能會轉型、可能會消失,但在它存在的那一刻,它就是實際存在,只是媒介與妳所熟知的其他社群可能不同而已。

從以上兩個角度來看,「虛擬社群」都是一個尷尬的用語;所有妳所謂「虛擬社群」都「不是虛擬的」。所有世俗所謂「虛擬社群」的運作,都跟妳概念裡所謂「實體社群」無異。

讓我們回到社群。因此任何「預設立場」的培植社群運動,都是令人尷尬的。合宜的作法是提供足夠的自由度跟靈活度,讓使用者可以自由更改風格,又讓使用者可以從各自的角度出發(而不是只能針對預設好的特定主題);當這些使用者的話題達到某種默契,自然會形成社群。這跟那種一相情願要讓人對號入座的作法,絕對有著天壤之別。

此時此刻,藝立協部落格群正是在推動這這麼樣的活動,提供使用者更多發展自己的可能性。

妳今天部落格了嗎?

由 Jedi 於 December 13, 2002 10:22 AM 所發表 | 引用 (0)
迴響Alt-C
[ 1 : 靜態鏈結 ]

引述Jedi()
{
http://life.edu.tw/
這是個號稱「提供給老師們使用」的地方,中心信念是關於生命與感恩。目前這個網站似乎還沒有正式對外宣布,所以上面除了 test 之外大概也找不到其他的發言........
};

根據我對這個網站的認識,生命教育網是教育部委託"福智基金"製作的。一個龐大卻不有名的佛教團體。然而在這個網站裡面並不像某些其他的佛教團體,做什麼善事總事先提到自己團體的名字。因為這畢竟是幫教育部做的,所以也是掛教育部的logo。

我並不是要討論這個網站,然而這個網站從我們這些習於閱讀網路資訊的人來說,這網站的進步空間還很大,畢竟這個網站也才剛剛運作不到一年。
乍看之下,這的確是一個政府機關(教育部)由上往下委託 民間基金會製作的網站。
不過,事實上參與這個網站製作的每位義工來自四面八方,而且全部出於自願。有來自福智基金的教師營、大專營,也有因為參加廣論讀書會的學員,當然也有因為理念相同而且有能力幫忙的路人甲、路人乙。

我主要是想介紹這樣一個"網路之外"的社群。福智基金的人做事幾乎不曾利用媒體宣傳,(網路也是,即使是他們出的雜誌也是"沒沒無聞"),然而他們腳踏實地的在為社會做一些事,
卻只有接觸的人才知道,one by one,一個接一個把好的理念往外傳,一個點接一個點,逐漸地全省都有參與者或者是知道福智基金的人。大家會在一起,並非只是遵照某個師父的指示,也不是崇拜某個團體,而是"由下往上",大家是因為理念相同而逐漸堆砌城一個團體的,雖然網路上看不到,雖然他們使用的方法也很傳統,而且或多或少帶有一些宗教色彩,不過他們的確是自願的聚在一起工作,為自己的內在,或社會服務。

我之所以知道這些,因為我只是在里仁商店買有機胚芽餅來吃的路人丙呀。

totipoten 於 December 15, 2002 02:39 PM 所發表
給我迴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