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02

[學校本業] 被晃點了Alt-E

兩個星期前的一個禮拜五,我跟某學弟、所上的助理,開了一個小型會議,討論的重點就是之前朋友們也都覺得一定會爛掉的某國科會計畫。

在那一次的會議中,我們決定了月底的星期五,也就是今天,我們要再召開一次會議。當時大家也都把時間確定下來了。

今天我一直等到快要下午四點,應該要出席的北醫醫資所某老師仍然沒有下落;某學弟則根本沒把這當一回事,跑去做別的計畫去了。我無奈地看著助理,決定流會。

我又想起來 ilya 上次跟我說的,關於這整件事情:

要做就把它當成長期事業來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要想成自己只是來支援的悲苦研究生

我持續地在想,這些人到底是抱持著怎麼樣的心態在做計畫的呢?所長慣用的柔性勸導式脅迫,在這個時候後遺症就畢露無疑了吧。

我決定開始花時間來寫報表,做好分內的事。據說另一邊還有個程式要寫。

與其留在不適任的地方,我想我真的該好好想想自己的未來了。

Posted by Jedi at November 29, 2002 04:30 PM | TrackBack (0)
CommentsAlt-C
Pos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