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 2002

[學校本業] 本業?Alt-E

我大三的時候,有一堂「神經語言學」的課。教這堂課的老師是輔大外語學院的洪振耀老師。

他也算是一個很神奇的傢伙了,他本來是讀哲學的,後來拿了德國哥廷根大學語言研究所博士。他同時也是少數我所認識學貫中西各家思想的有趣人物。我雖然跟他不特別熟,但是我個人相當敬崇他。對於曾經發生過的輔大學生抵制洪振耀教授授課事件,我只能為那些學生感到可憐、為洪教授感到不甘。

洪教授第一天上課的時候,就對我們說著,「聽語障礙科學是文明的產物,只有在富饒的社會才會存在」。這其實給了我不小的衝擊。

前幾天因緣際會,我剛好又看到了 skywalker 板子上的文章,裡頭提到了「正義論」裡的一段文字:

所謂犧牲某些人的自由可以造就其他人更大福祉的說法,絕對稱不上正義。因此在正義的社會中,藉由正義而取得的權利不能受制於政治交易,也不能受制於社會利益的盤算。

這時正值聽語學會內憂外患(嘆),我卻一直在想,甚麼才是「為所應為」?沒有了最基本的根基,我們這個學科難以立足難以穩固;學問的作法,文字的自由,共享與傳播,這些才是我認為遠比所有的病理學還要更為重要的部分。可惜在國內可見完全不被重視。

當人們自詡為「溝通障礙學」大師的時候,卻看不見自己跟世界的溝通間,出了甚麼問題。這豈不可笑?

由 Jedi 於 November 28, 2002 05:05 PM 所發表 | 引用 (0)
迴響Alt-C
給我迴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