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 2002

[影音誘人] 命運的十三個交叉口/Thirteen Conversations About One ThingAlt-E

美 2001 35mm Colour 94min. 吉爾‧史普瑞奇 Jill Sprecher
2001 威尼斯影展競賽單元、 2001 多倫多影展、 2002 日舞影展

金馬影展手冊第 19 頁/影迷嘉年華

另外一部會讓妳從頭到尾、眼睛抸都不敢抸的片子。

這部片子再一次地,把劇情切割成好幾塊,時間上或空間上
各自拆解;但是別擔心,這部片子沒有那麼難銜接。

Show me a happy man.

哪兒有快樂的人,哪兒就有詛咒;在這個段落裡,妳聽到了
一個有點悲慘的故事,是關於彩券的。然後妳看到了另一個
悲慘故事的開頭 ─ 一名地檢署檢察官意外撞了人,他逃之
夭夭;這就是他成功的代價?幾分鐘前的片段,他正在敘述
著自己何其幸運;幾秒前的片段,世界因他發光。

You looks so serious.

原來片子一開端那個「要往好處想」的人,是物理教師。他
在講台上說著「熵」,黑板上寫著「Irreversible」;他對
著情婦說著,「妳把我救了出來」。是啊,從一成不變變成
一成不變。

Ignorance is bliss.

往往當妳自以為掌握到人生的幸福泉源的時候,幸福正離妳
遠去。或許不只是無知,或許當下只能掌握,無法被理解。

I once knew a happy man.
His happiness is a curse.

妳相信有永遠快樂的人嗎?快樂有的時候是一種詛咒;在這
間保險公司裡,快樂似乎招到了嫉妒;嫉妒帶來的是噩耗。
然而,仍舊有人能夠保持快樂;這人必然萬中選一。

另外一條線上,地檢署檢察官接到了自己想接很久的兇殺案,
可是他臉上毫無喜悅之情。詛咒,他知道這定是詛咒的開端。

Fuck guilt.

保持快樂的那人,並沒有罪惡感;他的人生處處是轉機,他
信仰的是奇蹟。然而其他人就不是這樣了。地檢署的檢察官
陷入罪惡感之中,於是終日自殘。

Ask yourself if you're happy?

許多人的答案可能是「不」。金恩不快樂,而且深感罪惡。
他決定要做出他自己從來沒有想過的事 ─ 他要消除自己的
罪惡,他相信這樣子或許他也可以跟那人一樣的快樂;微笑
著道著晚安,揮著手離去。

Fortune smiles at some but laughes at others.

有人中了彩券;不過稍早我們已經聽過他的故事了,他的幸
福是一種詛咒。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

Wisdom comes suddenly.

有人因為一只手錶,加上自己的善意,結果反而被誤會;突
然之間,她(自認)變聰明了;生命變成了灰色,人生原來
不公平;一切的意外根本原有原因,追根究底只是自己的命
不好。而這一切都無法復原。

I can never go back.

千金難買早知道;人們總是在想,「要是當初如何如何有多
好」。如果我當初怎麼樣,今天就不會這麼樣。如果妳沒能
掌握每一刻可以微笑的時機,那麼餘生妳就只能苦著臉發愁。

The mind is it's own place.

妳又能料到別人的心思呢?妳豈能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些甚麼
呢?一心想要學醫的學生受不了極大的壓力,於是跳樓自盡;
物理老師心懸在那兒,一旁的同學冷淡地分析說,「根據物
理定律,他絕對不是摔下去,而是自己跳的。」

妳又對妳自己的人生有甚麼不滿呢?過去似乎總是比現在美
好;然而人人不願意甘於現況,總以為「滿足」是一種對現
實的投降。

I'm ready to surrender.

妳呢?

Eighteen inches of personal space.

物理老師之妻一邊說著「這有多麼可笑?甚至還有數據?!」
的同時,她發現了自己也該珍惜那得來不易的十八英吋個人
空間。

人跟人的物理/肉體可以/應該要有距離,可是心卻還是可以
靠得很近。

(‧‧‧‧。)

Posted by Jedi at November 12, 2002 08:38 PM | TrackBack (0)
CommentsAlt-C
[1]

又是我.我覺得你好厲害喔,看完電影還可以記住這些細節
並且有條理的組織分析與架構
而且看得很細
若非你提醒,有些地方我還沒想到

Posted by ck at November 13, 2002 05:24 PM
Pos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