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05, 2002

[影音誘人] 醉畫仙/Strokes of FireAlt-E

南韓 2002 35mm Colour 119min. 林權澤 Im Kwon-taek
2002 坎城影展最佳導演

金馬影展手冊第 35 頁/亞洲焦點:韓國新電影

很漂亮的電影。很漂亮。

我猜這部片子把韓國拍得很美。且看小雲死去之後,
張承業行走在荒野 ─ 那荒野竟好似一幅畫,美得跟
假的似的。然後只見一個人從畫中走了出來、又走進
畫裡。

這部片子拍畫家,理論上要是去拍作畫神韻、拍手勢
筆觸,就是挑戰了。不過導演顯然很聰明地跳過這麼
些有的沒的。

眼神。如果妳會再看一次這部片子的話,請注意他的
眼神。從年少一直到臨去之前,妳應當可以感受到那
個眼神。那是從「看」進而變成「望」,然後蛻變成
「見」;從飢渴,而知道食料之美,進而變成無入而
不自得的一種推演。

那就是潛藏在洞察力之後的奧秘啊!

或許妳也會發現,好像生活中的境遇越慘烈、藝術家
的感情越不順遂,就越容易有高超的藝術成就。但是
並不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

我會覺得張承業的畫作,奠基在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
情之上 ─ 良師。

金文成是更了不起的導師角色。他自己很能夠從經驗
中成長,而不囿於所學;然後他更會敲打著張承業的
頭,督促他時時突破,奮而不止。

補上黃色的屋頂,終見良師的狂喜,那是女人與美酒
都沒辦法取代的支柱。

題外話,妳不覺得張承業仿若有躁症?(笑)

(‧‧‧‧。)

Posted by Jedi at November 5, 2002 01:27 PM | TrackBack (0)
CommentsAlt-C
[1]

3种抗挣:主人公张承业首先是社会人,所以他永远不可能摆脱与社会的纠葛,他理想的生活,感情,事业必定拖着现实艰难沉痛的尾巴,使他每一步的拓进都以针灸椎刺的痛苦为代价
(1)对现实:他一次次想与时代划清界线,一次次又被绑在时间的罗盘上转动,民族的危亡,国家的颓败,社会的动荡,使他不得不沾染上悲观的色彩,而这又迫使他不断在艺术的时空里彷徨与呐喊,最终达到空灵的写意,带着镣铐而轻舞飞扬,游刃有余而天马行空。
(2)对情感:女人则向他的世界吹送了温情,从苏云那里体会到初恋的甘甜,成名时遇到红粉知己梅香,婚姻的不美满更使他心力憔悴,不得不用画来购销契约与结束感情,无奈而又洒脱。但最终他的悄无音讯给世人留下悬念——或许他隐居深山,模糊的结尾使导演有了足够的诗意空间。
(3)对理想:艺术家张承业在理想的轨道上越走越远,他为酒狂欢,为性张扬,与其说他在不断得麻醉和内耗自己,不如说他为追求艺术的最高境界而苦苦探索,因为只有在酗酒沉醉和性欲发泄的时候,人才能回归自然,进入“无意识”中,迸发出生命潜在的本能,挥发出艺术至真的玄妙。

Posted by 卜凡 at April 28, 2003 01:59 PM
Pos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