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01, 2002

[影音誘人] 流雲世事/Drifting CloudsAlt-E

本來是要播放「沒有過去的男人」的....
結果片子來不及送到。

Aki Kaurismai 號稱「本屆坎城影展最受好評的傑作」:
沒有過去的男人/The Man Without A Past
因為拷貝來不及送到台灣,所以我跟這部片子無緣了。(泣)

臨時換上的是這位導演的前一部作品,
流雲世事/Drifting Clouds

哇哈,妳知道嗎?這又是一部我喜歡的風格的片子。那種冷冽
的搞笑,會讓我想起去年我沒有看到的「二樓傳來的歌聲」。
但是又不一樣。這兒的冷冽是一種....很溫情的冷冽,妳甚至
可以看到撲克牌樣的表情下,更為豐富而生動的表情。

這種表情很像是「台灣怪譚」裡,李發描述阿達在群山中看到
跟自己很像的那個老頭兒:『他臉上的表情好豐富,有比阿達
高興的時候還要高興、悲傷的時候還要悲傷、快樂的時候還要
快樂、生氣的時候還要生氣的一種表情。』相信我,這絕對不
是史蒂芬席格的那種撲克臉法。

這種表情不只是冷冽地表現出它們自己的內在,更超越了畫面
所能夠構圖的境界。我尤其喜歡片中多個「發生在鏡頭之外」
的事件。

舉例來說片子剛開始沒多久,廚師發酒瘋,只看到兩個男人先
後往右邊離開畫面,然後一陣扭打的聲音,觀眾這個時候都在
引領期盼,然後一個人回到畫面,大家才看到他的手受傷了;
領班接著也往右離開畫面,然後是一聲清脆而響亮的巴掌聲……

不只片子本身玩了這樣的手法,連戲中也玩出這樣的手法。一
人餐廳那一段,相信也是許多人會發笑的時候。

像是這樣子地,這些「在鏡頭外的事」最最吸引人不過了。但
是等等,這還不夠!這部片子連「聲音」都可以處理得很冷冽。

請妳仔細觀察便能發現,這部片子大部分的時候是沒有背景音
樂的;背景音樂多是爵士樂,傳遞著繁盛的氛圍;但是往往卻
被拿來在人物最苦情的一刻播放。

妳也在尋找卓別林那種吃靴子的悲情?妳也在找那種冷冽的豐
沛情感?我想這就是了吧。


好難過沒辦法看到「沒有過去的男人」... :~~

Posted by Jedi at November 1, 2002 09:43 AM | TrackBack (0)
CommentsAlt-C
Post your comment: